首页 »

启动作品转载代理业务,60岁的《收获》想做什么?

2019/9/20 4:28:34

启动作品转载代理业务,60岁的《收获》想做什么?

《收获》杂志社7月31日向外界公布最新《投稿须知》和《转载须知》,所有向《收获》投稿发表的作品,作者将自动授权杂志社在一年内代理其作品转载及报酬支付业务。《收获》杂志主编程永新表示,此举意在维护文学原创作者权益,尊重原创优秀文学作品价值,促进文学期刊市场良性、健康、有序发展。

 

根据《收获》最新公布的《投稿须知》与《转载须知》约定,凡《收获》杂志发表的作品,在《收获》发表该作品三个月之内,《收获》杂志社有权禁止他方未经《收获》文学杂志社事先书面许可转载该作品;也就是说,未经《收获》文学杂志社事先书面许可,他方不得转载《收获》杂志发表的作品,得到转载许可者,应在《收获》发表该作品三个月期满之后再行转载。转载《收获》杂志发表的作品,转载方应通过《收获》文学杂志社向作者和杂志社支付报酬及编辑费。作者报酬,中短篇小说按照人民币每千字200元计算,长篇小说10万字左右的,每部报酬不低于10000元,15-20万字的,每部报酬不低于20000元;中短篇小说的编辑费按每千字人民币150元计算,长篇小说10万字左右的,每部编辑费不低于5000元,15-20万字的,每部不低于10000元。

 

转载代理的约定,很容易被理解为对应国内名目繁多的文学选刊。程永新强调,这一“新政”并不针对任何一本具体的选刊,“实际上文学选刊在原创文学的发展中起到过很好的作用,时至今日,大部分选刊的操作是正面的、规范的,但在新的社会环境下,也出现了一些乱象。”他举例,有的选刊转载《收获》刊发的作品,和作者说已经过杂志社同意,和杂志社说跟作者打了招呼,结果两面都不知情;有的选刊转载了《收获》发表的一部长篇,一夜之间,全国10多家选刊齐刷刷跟风,而被转载的这些作品都是经过《收获》编辑与作者反复沟通、修改、完善的,“比如张悦然的《大乔与小乔》,编辑走走和我,除夕夜还在校稿,小说的名字前后想了10个才定下来。”

 

《收获》副主编钟红明还记得,无论是转载还是根据杂志发表的作品改编影视剧,一度都有或明或暗的“行规”,“比如王朔在《收获》发表的小说《甲方乙方》《顽主》《动物凶猛》等等后来都被改编成了影视剧,王朔每次都会寄1000元到编辑部来。但现在,不用说影视改编这一块,选刊转载作品,对于作者和刊社的费用也在降低,有的甚至削去了给刊社费用。实际上,这部分的费用越来越低,我们甚至收到过有的选刊寄过来50元编辑费。”钟红明说,《收获》提出转载代理,并非期待在一夕之间改变现状,而是让目前以选刊占强势的局面“有可商量的空间”,给文学更公平的环境。“在国外,相应的规定是非常明确的,比如我们发表过美国华裔作家哈金的《南京安魂曲》,他的作品版权是与兰登书屋签约的,事前我们就收到法律函,约定了各类版权事项,包括哈金会把《收获》支付的一半稿酬分给作品译者,兰登书屋不会就这部作品的发表和《收获》要求其他权利等等。”

 

在法律界人士看来,发现作者、作品和编辑本身是一种有价值的劳动,而囿于一些历史和现实原因,这种劳动的成果被社会长期忽略了。眼下,IP大热,文学作品的影视改编市场也很吸引眼球,这使得文学版权的保护、使用及有开发性的使用,都急需在法律框架下得到妥善处理。

 

“我们希望建立一个有利于多方的模式”,钟红明说,新的投稿和转载须知,用意不是阻止转载,恰恰相反,《收获》将变“被动地等待被转载”,为“主动地对外推介”,“我们所做的工作一直是要让更多好作品可以进入公众视野,包括利用微信公众号等多种形式,让作品与批评者、读者之间建立更密切的联系,让作品在公众中有多次传播。在代理作品转载业务后,我们也将更主动地向文学选刊推荐我们认为合适的作品。”《收获》编辑走走直言,一些选刊的筛选和编辑能力不强,这就造成了所有选刊跟风选同一个作品的现象,恰恰将更多好作品埋没了。《收获》今年还推出了“故事工场”项目,挖掘优秀类型小说家和作品,目前已有80多位作者和500多部作品签约。走走介绍,“故事工场”已经与“懒人听书”平台合作,上线了包括科幻、推理、职场在内的9部类型文学有声作品,未来还将就《收获》经典内容有声化展开深度合作,让《收获》不仅可读,也可听,扩大作品的接触人群,而这一切的前提是要将作品的法律权利厘清理顺。

 

当天,《收获》还发布了今年上半年小说排行榜,这是继去年末后,《收获》第二次组织小说排行榜评选。苏童《玛多娜生意》(短篇小说)、王安忆《向西向西向南》(中篇小说)、石一枫《心灵外史》(长篇小说)、周晓枫《离歌》(非虚构)分列四个组别榜首。今年是《收获》创刊60周年,程永新透露,小说排行榜是《收获》庆祝一甲子系列活动之一,《收获》还将在年末举办论坛、盛典等活动,广邀全国作家参与。

 

“巴金先生的‘把心交给读者’一直是我们办刊的宗旨”,程永新说,读者有可能成为作者,作者也是我们的读者,我们把心交给他们,一心一意服务好,也希望所有原创期刊都得到尊重,在这方面,《收获》开个头。

 

附:2017收获文学排行榜(上半年)

 

短篇小说榜前五名

 

1.苏童《玛多娜生意》(《作家》2017.1)

2.艾玛《白耳夜鹭》(《收获》2017.2)

3.万玛才旦 《气球》(《花城》2017.1)

4.张楚《人人都有一口漂亮的牙齿》(《江南》2017.3)

5.周嘉宁《去崇明岛上看一看》(《上海文学》2017.3)

 

关于榜首作品《玛多娜生意》

“世相浮世绘。在众多现实题材的中、短篇作品中,这篇作品的笔墨显得更流利、写出世俗的某种华丽。”

——苏炜,美国耶鲁大学教授,2017收获文学排行榜中篇小说组、短篇小说组评委会主任

 

中篇小说榜前五名

 

1.王安忆《向西向西向南》(《钟山》2017.1)

2.张悦然《大乔小乔》(《收获》2017.2)

3.胡迁《大裂》(《西湖》2017.6)

4.方方《花满月》(《北京文学》2017.1)

5.须一瓜《有人来了》(《上海文学》2017.1)

 

关于榜首作品《向西向西向南》

“成色上乘,笔墨纯熟。难得的是题材的当下性,也保持了王安忆一贯的綿密、细碎叙述风格。”

——苏炜,美国耶鲁大学教授,2017收获文学排行榜中篇小说组、短篇小说组评委会主任)

 

长篇小说榜前五名

 

1. 石一枫《心灵外史》(《收获》2017.3)

2. 哲贵《猛虎图》(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2017.1)

3. 严歌苓《芳华》(人民文学出版社2017.4)

4. 陈永和《光禄坊三号》(《收获》长篇专号2017春卷)

5. 张翎《劳燕》(《收获》2017.2)

5.(并列)范稳《重庆之眼》(《人民文学》2017.3)

 

关于榜首作品《心灵外史》

“在这部虽然篇幅相对短小但叙事时间跨度却长达半个多世纪的长篇小说中,通过四个时间节点体现了大姨妈精神信仰方面的疾患。……作家以如此一部具有心灵冲击力的优秀长篇小说关注、思考并表现了国人的精神信仰问题。”

——王春林,山西大学文学院教授,2017收获文学排行榜长篇小说组、非虚构作品组评委会主任

 

非虚构作品榜前五名

 

1.周晓枫《离歌》(《十月》2017.2)

2.金宇澄《回望》(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1)

3.袁凌《青苔不会消失》(中信出版社 2017.4)

4.黄灯《大地上的亲人:一个农村儿媳眼中的乡村图景》(台海出版社2017.3)

5.宁肯《中关村笔记》(《十月·长篇小说》2017.1)

 

关于榜首作品《离歌》

“能够把一篇悼亡文字写出如此一种深刻的思想深度来。是周晓枫《离歌》最值得肯定的地方。作者以犀利的笔触对一位现代知识分子足称复杂的精神世界作深入的剖析,差不多条分缕析到了体无完肤的地步。读来既催人泪下又发人深省。”

——王春林,山西大学文学院教授,2017收获文学排行榜长篇小说组、非虚构作品组评委会主任